14场胜负彩单式投注:

首頁 » 公告與新聞 » 媒體報道 » 正文

期貨日報:“上期所20年發展親歷者專訪”— 張宜生:上期所與中國有色金屬行業共同成長的20年

記者 崔蕾

十一屆三中全會后,改革的春風吹拂中國大地,在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型的過程中,期貨的種子開始萌芽生長。上海是中國期貨市場試驗起步最早的地區之一,“三所合并”后的上海期貨交易所(下稱上期所)于1999年正式運營。時間轉瞬即逝,今年已是上期所成立的第20個年頭,在20周年到來之際,期貨日報記者采訪到了期貨專家張宜生,作為親歷者,他為我們講述了眼中這20年的滄海桑田。

A合并后有色金屬品種得以保留

“20世紀90年代初,在宏觀經濟轉軌和企業市場轉型的雙重需求驅動下,期貨市場在中國萌芽發展,當時出現了許多期貨交易所。”回憶早期的中國期貨市場,張宜生說:“1998年,中國經濟體制改革到了關鍵的轉折點,國務院決定實施期貨交易所合并這一重大舉措,這實際上標志著中國開始集全國之力發展期貨市場。1999年,全國14家期貨交易所最終合并為3家。”也是在那時,上海金屬交易所、上海糧油商品交易所與上海商品交易所合并組建了現在的上期所,受中國證監會統一監督管理。

當時期貨交易所的合并有兩個大背景,張宜生介紹,一方面,中國的計劃經濟體制在1998年基本結束。另一方面,中國的經濟管理體制改革也發生了重大變化,主要的工業管理部門都從部委轉變成了行業協會。
“當時,我長期兼任中國有色金屬工業總公司期貨業務管理辦公室主任,同時,我也是深圳有色金屬期貨交易所的理事會秘書長,所以非常關心期貨交易所合并之后有色品種的發展將會怎樣,對當時期貨交易所的合并也深有感觸。”張宜生頗有感慨地表示。

“交易所合并后有色品種能保留幾個,這是我當時非常關注也擔心的問題。”他說:“上期所合并成立的過程中,我們討論最多的問題就是保留哪些品種。最終,在多方努力和國家的支持下,上期所保留了銅、鋁兩個品種。”

張宜生認為,中國期貨市場的發展與歐美發達國家成熟期貨市場發展道路不同,除了發現價格、規避風險的功能作用外,還承擔著為國家從計劃經濟轉向市場經濟服務的歷史任務。比如當時有色行業在計劃經濟時期的定價方式比較單一,不能起到調節供求關系的作用,企業沒有積極性。所以,大家也希望通過期貨市場的定價機制,讓有色行業逐漸過渡到市場定價的經營模式。

B期貨改變中國有色行業的20年

上期所有色金屬期貨品種的出現和發展的20年,對中國有色行業來說也是意義非凡的20年。張宜生認為,中國有色金屬期貨市場的建立與發展,極大地促進了有色行業的變化,首先體現在有色金屬期貨品種上市后,有效地解決了企業在市場化經營模式轉換過程中的兩大問題:一個是價格形成機制和揭示供求關系,另一個是逐步建立客戶群體與相應信用體系。

其次,有色行業原料采購與商品銷售是全球性的,全球其他市場價格的漲跌會傳遞到中國市場。“國際有色金屬期貨品種的價格傳遞非???,我們有了自己的期貨品種,就能夠在自己比較熟悉的市場上,規避與國際市場接軌過程中的價格風險。”張宜生說,上期所合并成立于1999年,而我國有色行業正是從1998年到2002年,從一個原料的輸入國轉變成一個商品的輸出國。這說明了中國的有色產業在逐步升級,也意味著中國的有色企業正在不斷深入地參與國際競爭。

“如果當時處在變革進程中的國內有色企業直接與境外有幾百年歷史的強大企業集團競爭,風險會比較大,成功的概率會比較小。但是,正是因為有了上期所的有色金屬期貨品種,中國的有色企業得以通過與上期所一起,逐漸成長發展自己。”可以說,上期所在有色企業發展成長的過程中,起到了為企業保駕護航的實質作用,讓它們有漸進的過程去適應國際市場競爭。

此外,對有色行業自身來說,有色期貨市場的建立與發展有一個很大的功勞,就是使得關聯產業鏈發生巨大變化。張宜生介紹,第一個變化是產業鏈被壓縮得越來越短,提高了配置效率,行業的競爭因此變得更強。第二個變化是產業集中度越來越高。以鋁行業為例,上期所注冊品牌需要10萬噸產能,但是當時產業中2萬噸的小廠很多,企業想拿到注冊品牌,就需要擴產或者并購。隨著期貨市場的發展,這個標準控制得越來越高。因為成為注冊品牌有很大經營上的好處,企業就不斷地與之相適應,不斷地并購擴產,規模大了,成本降了,在規?;討?,新技術、新裝備、新工藝不斷被采用,競爭力不斷增強,產業不斷提高自己的集中度。“這對我國有色產業參與國際競爭非常有益,因為規?;嶂苯擁賈陸檔統殺?,帶來更多的效益,形成有效的規模競爭力,資源的配置也更容易優化,很多問題都會隨之解決。”他說。

同時,產業的流通領域也發生了很大變化。“1999年時,上海做有色金屬貿易的公司不下萬家,現在卻少了許多,但現存的貿易公司規模都很大,而且都是國內外市場聯動運作。”對于其中的原因,張宜生表示,期貨市場讓有色產業成品和原料的兩頭庫存沒有了,只有貿易企業的經營性庫存和期貨交易所庫存,所以現在貿易企業不懂期貨市場,不會對沖風險,很快就會被淘汰。而且這樣的庫存結構,也使得產業的資源配置效率非常高,更有利于市場的透明度,對投資者大有好處。

“過去有色行業企業之間的原料采購和銷售合同規模都很小,我們笑稱是‘提籃小賣’,而現在有色企業原料采購與產品銷售基本都是長期合同,也包括國外市場,很大部分是十年期合同。長單就意味著持續穩定,銷售成本大大下降,生產企業就能健康發展。”他說。

最后,從有色企業的角度來看,規模的發展和穩定的客戶讓企業有能力去創造新的商業模式。這樣新的商業模式,也將原料生產企業和下游企業的關系從“醫院門診式”的信用關系變成了“住院醫患式”的信用關系,它們之間的紐帶更加緊密,形成相互依存、相互促進的新型商業模式。而這種商業模式沒有期貨市場的保駕護航是不可能實現的,企業有效嫻熟地運用期貨市場的各種工具,才衍生出形式多樣的高效商業模式。

“所以說,從國家宏觀經濟體制改革、關聯產業的市場化變革、生產企業的商業模式創新等各個角度來看,上期所有色品種的上市與發展都引發了巨大變化。”張宜生認為,這些發展同時也為金融企業服務實體企業提供了一個多層次的平臺。現在期貨公司的合作套保、倉單交易、基差交易、場外期權等業務,都是在對接實體產業與企業的經營方式變革中衍生出來的,金融企業也因此能夠深深地融入到實體企業的經營管理和發展戰略中。

C未來的核心是品種發展戰略

現在上期所有色金屬品種的競爭力已經非常強,包括銅、鋅等期貨品種,在全球期貨品種的排名都很靠前。“上期所剛成立的時候,我每天做交易看倫敦金屬交易所行情要比看我們自己交易所的行情還多。現在,全球參與有色金屬交易的大投行每天都要看中國市場、看上期所的行情。”張宜生說,中國市場和中國價格,對全球有色金屬市場產生了不可忽視的影響。上期所合并成立以來,走了一條有色產業、企業和交易所共同成長的正確道路。

他表示,現在有色金屬品種是中國期貨市場上市品種的“領頭羊”。首先,有色金屬品種和國際市場已經深深地融合為一體,而且具備了非常強的競爭力。其次,產業運用非常深,有色企業離了期貨很難再去搞經營。另外,現在有色金屬企業運用衍生品工具,開展經營管理已經到了一個新的高度,多年來,完成了改善經營方式、轉換經營機制、建立商業模式的三部曲,形成很多發展經驗與模式。現在很多上市品種的關聯企業,包括黑色產業都在向有色產業學習。

有色金屬期貨品種在為有色行業帶來改變的同時,自身也在不斷改善,來適應行業發展。“中國期貨市場也經歷了移植、嫁接、基因再造的建立發展三部曲,現在正處在基因再造階段,發展特點是規則自信、制度自信、管理自信、市場自信、道路自信。”張宜生表示,現在我們已經能夠自信而又自豪地說,有色金屬的品種發展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這個階段很重要的標志就是場外市場的蓬勃發展。

有色實體企業在生產經營上市的有色金屬品種中,還存在更多的延伸產品存在有效合理的定價問題,比如合金產品,各種型材等。同時,有色金屬的產業鏈條之間,牽扯到的關聯品種更多,它們如何定價等。只有把這些問題解決了,才能完成對產業的定價體系全覆蓋。“這就需要我們期貨行業大力發展場外市場,提供更多的解決方案,來解決不同類型生產企業的個性化需求。我很高興看到上期所已經推出了銅期權品種,一個新的場內期權品種的出現會催生出更多的場外產品的出現。但我們還任重道遠,還要繼續往前走。”張宜生滿懷期待地說。

上期所承載了中國實體產業和企業的太多發展愿景,從國家的發展戰略高度考量,他認為,對期貨市場的期盼有三條:一是為實體經濟和企業的發展轉型升級排憂解難;二是讓金融企業能夠更好地為實體經濟服務;三是把上期所辦成同中國經濟規模與快速發展相適應的期貨市場。

“上期所除了有好的品種,還有著區位、人才、管理團隊、市場文化、歷史積淀等多種優勢,又一直走在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的前沿。”張宜生說,現在對上期所來說,發展契機和外部環境都非常好,最核心的問題在于制定與執行更有效的品種發展戰略。

回顧上期所近20年的發展,張宜生認為,已經取得了非常出色的成績。“從發展的縱向比較,我們應該信心滿滿。但從全球衍生品市場橫向比較,我們要爭取趕超世界的先進水平。同時,要為實體經濟的發展保駕護航,為實體經濟走向全球做堅強的后盾。”他最后說道。

附件下載